益阳化工机械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青岛坤华包装有限公司

奇点汽车获得近1亿美元新轮融资投资方为伊藤忠商事

时间:2021-10-10 来源网站:益阳化工机械网

据IPO早知道消息,新能源汽车制造商奇点汽车近日已获得来自伊藤忠商事株式会社(Itochu Corp,以下简称“伊藤忠商事”)的新一轮融资,据称投资金额为近1亿美元。

新一轮融资交割完成后,伊藤忠商事的持股比例在7%左右,为仅次于奇点汽车创始人兼CEO沈海寅的第二大股东。此外,路透社报道称双方约定在某种特定条件下,伊藤忠商事将可以进一步增持股份。

此前,奇点汽车的融资总额就超过了170亿元人民币,投资方包括联想之星、奇虎360、英特尔投资、博雍基金、铜陵市政府等各大财务投资者和战略投资者。

值得注意的是,天眼查信息显示,10月10日,奇点汽车的运营主体——智能优行科技(上海)有限公司确已完成工商变更,新增投资方即为伊藤忠商事。

与此同时,堀越康久(Horikoshi Ysuhisa)成为公司新增董事。据其个人LinkedIn介绍,堀越康久目前担任伊藤忠商事深圳分公司的副总经理。

不过,天眼查及国家企业信息信用公示系统均尚未更新奇点汽车的股东结构。当前的股东结构中,沈海寅及其代持的员工激励平台为公司前二大股东,第三大股东则为韬蕴资本。

鉴于韬蕴资本与乐视创始人贾跃亭、易到用车、首钢基金、深圳鼎发投资等多方依旧有较为复杂的关系,且被诸多负面新闻、诉讼案件和逾期情况笼罩,因此出售较为值钱的资产以获得自救,可能就是韬蕴资本抛弃旧股的重要原因之一。

以此推测的话,伊藤忠商事成为奇点汽车的第二大股东也就显得顺理成章。去年8月,伊藤忠商事就已出资10亿日元(约905万美元)获得奇点汽车1.12%的股份。

对于新一轮投资消息,伊藤忠商事东京地区的负责人表示确实近期对奇点汽车投资较少金额,不过对于是否追加投资不予置评。

此外,路透社从一接近上述交易的人士处获知,本轮融资将主要用于加速奇点汽车中大型纯电动SUV iS6车型的量产交付,并且为后续的IPO提前做准备。

早在今年4月,腾讯《一线》就报道称奇点汽车CEO沈海寅在绿公司年会上表示计划登陆科创板,并已与数家券商商讨此事。

7月,《未来汽车日报》又报道称奇点汽车相关人士确认了登陆科创板的消息,“具体进展要看证监会流程”。不过,奇点汽车首席战略和品牌发展副总裁赵强随后在朋友圈否认了“即将登陆科创板”的消息。

一个多月前,另一家新能源汽车公司理想汽车便传出了即将赴美上市募资约5亿美元的消息(获王兴、字节跳动投资后,理想汽车搭建离岸架构筹备海外上市)。

值得一提的是,近一周内新能源汽车行业就发生了多起较为重大的事件。10月9日,国家市场监管总局质量发展局发布关于进一步规范新能源汽车事故报告的补充通知,表示新能源车企应在事故发生后12小时内(如造成人员伤亡或重大社会影响的,应在事故发生后6小时内)向市场监管总局质量发展局报告事故基本信息。

10日,原定于10月30日-11月1日在上海举办的新能源汽车自动化技术展又因故延期。展会组委会工作人员表示延期的主要原因在于新能源车企的补贴弱化,导致新能源汽车厂商的参展意愿减弱。

事实上,理想汽车和奇点汽车两家公司的CEO——李想和沈海寅均已对外承诺将在今年第四季度或年底完成汽车的量产交付。

如若能够按期顺利完成交付,对于任意一家公司而言未来整个的上市流程自然就会变得通畅许多,在给投资者讲述更具想象力故事的同时,亦有足够的现有产品和业绩作为保证。否则的话,蔚来汽车当前市值的近乎“崩盘“就是一个显而易见的教训。

从舞台中央到场下观众,奇点汽车还能登场“表演”吗?

造车是一笔很烧钱的买卖,很多造车新势力的大佬都曾经吐槽过。

蔚来汽车创始人李斌曾公开表示,造车就是一件很烧钱的事,没有200亿别想造好车;而小鹏汽车的创始人何小鹏则表示造好车至少需要300亿。

随着时间的推移,造车新势力融到的资金已经消耗殆尽,多家造车新势力被曝欠薪,部分造车新势力更是由于资金问题彻底脱离人们的视野。

造车新势力对于融资的需求很大,但是随着新能源补贴政策逐渐退坡,造车新势力的融资也变得更加艰难,于是奇点汽车、天际汽车、前途汽车等转而备战科创板。

在这几家造车新势力中,奇点汽车是让人最感到诧异的。它是国内最先将PPT转换为实体车的造车新势力,并且率先将实体车搬上了展台,其速度之快令人咂舌。

只是在从实体车到量产交付这一阶段,奇点汽车却像是走了“一万年”那么久,同期的造车新势力首款量产车已然开始交付,奇点的iS6频频跳票不说,至今仍然交付无期。

更夸张的是,奇点汽车从2014年成立到2018年底融到的70亿元资金,已经花费的差不多了,更是在2018年年末被曝出拖欠员工工资情况。

首款车迟迟未量产交付,资金严重短缺,奇点车的形式相当严峻,才转而希望从科创板寻求突破。

发力科创板

科创板是独立于现有主板市场的新设版块,该版块实施注册制试点,已于6月13日开板,首批公司已于7月22日上市。

造车新势力之所以选择科创板,是因为科创板对准入的企业更加包容,相比与新三板对准入的企业有盈利的硬性要求,科创板则是允许符合科创板定位但还未实现盈利的企业挂牌上市。

科创板对上市企业要求科创属性和技术先进性,而造车新势力也比较符合这两方面的定位,所以会对科创板趋之若鹜。

7月9日,奇点汽车首席品牌和战略发展副总裁赵强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我们是第一批,具体进展要看证监会的审核流程”。但是他之后又矢口否认这件事。

事实上,有关奇点汽车想要在科创板上市的消息并不是空穴来风,早在今年4月份的时候,奇点汽车董事长沈海寅便表示:“奇点汽车计划在科创板上市,目前正在与数家券商商讨此事”。

而在7月12日,沈海寅又对媒体表示,“奇点汽车非首批上市,可能会在第二、第三批,现在各方面还处于筹备阶段,相关细节还不方便对外披露”。

奇点汽车在前期投入巨大,如今资金短缺,想要首款新车iS6顺利上市,登陆科创板融资无疑是最佳选择。

需要注意的是,尽管科创板在准入门槛上更加包容,但奇点汽车想要顺利拿到“入场券”也并不容易。

“鸽王”iS6

科创板实行的是注册制,这是中国市场上一种全新的上市制度,注册制对于信息披露的要求比主板市场更加全面。

登陆科创板就需要把企业交给市场检验,在信息透明的情况下,很容易被同行、市场检验。如果能够检验合格,自然能够获得更多的发展机会,但如果检验不过关的话,那也加速了被淘汰的过程。

对奇点汽车来说,首款产品iS6的频频跳票,或许会成为其进军科创板的阻碍。

早在2017年4月,奇点汽车便发布了第一款纯电动车型iS6,并且宣布将会于2018年年内进行量产及交付,并表示已经与国内主机厂签署量产合作意向协议,力争2017年实现小批量生产。

后来发生的事,我们也都知道了,奇点iS6不仅小批量生产没能实现,就连在2018年第三季度上市也成了奢望。即便后来奇点汽车将它的上市时间推迟到了2019年初,其仍然未能如期上市,也难怪iS6被称为“鸽王”。

首款量产车迟迟未上市,一方面说明了奇点汽车对于产品上市进程的把握不到位,不能够明确产品的上市时间,辜负了消费者的期待;另一方面也错过了产品上市的最佳时机,让其与头部造车新势力拉开了极大的差距。

在未来,造车新势力可能只会有两家企业能够存活下来,因此处于造车新势力的头部也显得异常重要。而奇点汽车起了个大早,却连晚集也没赶上,不禁令人扼腕叹息。

更重要的是,新能源补贴的退坡也加剧了造车新势力的淘汰,投资人以及投资机构变得更加谨慎,相比之下,他们也更愿意将资金投给头部的企业。

不得不说的是,iS6频频跳票让奇点汽车处境极其尴尬。

欠薪传闻

另外,奇点汽车还在2018年末被曝出拖欠员工三个月工资,这意味着奇点汽车融到的资金已经见底了。

尽管后续奇点汽车否认了这一新闻,并称已经得到多个地方政府和投资机构的看重和支持,多轮融资顺利。但是从其对停发工资的发放形式来看,显然没有那么乐观。

据了解,为了安抚员工,奇点汽车财务部公布了工资的发放形式,其中9月份工资算是公司向员工借款,将在1月份发放,并且有利息补偿;而10月份的工资则在12月份分两次发放;11月份的工资则是在12月底发放。

分期发放工资、向员工借贷,这样的奇点汽车很难让人相信其资金链没有出现问题。

对于一家企业来说,想要登陆资本市场需要面对很严格的条件,包括估值、实际营收、蔚来发展等。而负面事件对于申请科创板而言,或许会起到一定的不利影响。如何合理解释欠薪事件,需要奇点汽车好好考虑,毕竟对证监会而言,把控风险才是最主要的。

盈利模式不靠谱

登陆科创板有许多硬性条件,比如说研发投入、产品策略规划以及发展方向等。但是iS6仍未交付,在没有产品的情况下如何打动资本市场,就要看奇点汽车的核心技术、商业模式等。

只是奇点汽车的盈利模式一直令人诟病,自成立以来,其一直标榜想做一家互联网企业而不是汽车企业,甚至互联网出身的沈海寅打算用“小米模式造一辆比特斯拉更好的汽车”。

通俗的讲,他的观点是奇点汽车并不是依靠卖车来赚钱,而是依赖于软件和提供配套服务来赚钱,只要用户形成规模,奇点便可以围绕汽车停车、充电、软件升级等实现盈利。

理想智造创始人兼CEO李想很直白的评价:“很多人说卖车不赚钱,靠后面的软件来赚钱,胡说八道嘛,你卖一个车相当于卖三四百台小米手机,最后只是赚一台小米手机软件的钱,你脑子进水了吗?”

话糙理不糙,汽车行业是讲究重资本投入的行业,单靠出行相关服务赚钱无异于异想天开。并且,iS6连交付都成问题,且上市后不知道竞争力几何,用户是否能够形成一定的规模都很难说。

此外,奇点汽车于今年上海车展发布了最新的概念微型电动车iC3,并表示这款车将于2021年第一季度上市。

但值得一提的是,这款车与丰田iQ来自于同一架构,而丰田IQ早在2008年便在欧洲市场进行销售了,也因此iC3被认为是过时的产品。

而且,微型车市场的竞争非常激烈,不仅有早已成名的微型车牢牢占据着销量大头,还有转型的低速电动车企业虎视眈眈,奇点对iC3的定位和定价显得异常重要。

如果iC3的定位过高,那么竞争力自然不够,销量难言乐观,而如果定位过低,则又会影响其品牌溢价能力,对品牌的拔高造成不利影响。

伴随着新能源汽车补贴退坡、传统车企新能源车型上市、特斯拉国产化的推进,新能源汽车市场的的竞争愈发激烈,造车新势力的日子更加难过。

首款车交付无期,融资耗尽,让奇点汽车不得不考虑从科创板发力,科创板的包容性更高但并不代表没有门槛。奇点汽车是否能够成功登陆科创板,成功后能否获得资本的青睐都还很难说。

一些造车新势力已经悄无声的从人们的视野中退场,那么从舞台中央沦为场下观众的奇点汽车,还能够重新登场表演吗?

手术三维重建系统

数字化人物

AI可持续发展白皮书

OCR识别